2007年10月18日 星期四

關於鬼,與鬼片

我對鬼的第一個記憶,是從哥哥告訴我的故事開始。

小時候的鄉下老家,是改良過的三合院,正廳的神明廳旁是條ㄇ字型的走道,通往藏身在後的三間睡房,房門一開就是墊高到膝蓋的木板床,壁櫥及梳妝台都嵌入了牆壁中。哥哥自幼就獲得能與伯父伯母同睡的寵愛,睡在走道最深的那間大房,我與姐姐、父母則睡在隔壁房。

某一次回台北的路上,哥哥跟我們說,這次回鄉,房裡正對著床的大櫥櫃,一到半夜就會自動打開,會有鬼在那看他,嚇得他不敢睡,整晚睜著眼瞪著天花板到天明。

那時我覺得很恐怖,因為光是走廊裡搖搖晃晃的燈泡影就已經讓我嚇得要死,更何況神秘的大櫥櫃裡有鬼!?這段回憶驚嚇似乎從沒復原,從此我惡夢中的鬼屋一定有這ㄇ字型走廊。但這兩年和哥哥提起,他卻忘了,還說一切都是我的幻想,難道這件事真的從沒發生過,嚇了我多年的櫥櫃鬼只是源自小孩過度的想像力嗎?我很難相信。

隔壁的同事各訴我,前任男友自稱是陰陽眼,總愛跟她說:「欸,你左邊有人,讓點位給他。」「剛剛有個鬼在你旁邊遊盪。」就連去到勝興車站,他也拒絕走入隧道內,好不容易被同事逼著進去,又說:「我們快走吧!裡面的人說我們太吵了!」媽呀!要是我一定立刻分手!

除了這些,我週遭真的沒什麼鬼故事好說,但我卻很愛也看了很多鬼故事,第一個讓我晚於十點入睡的節目就是台視的聊齋誌異(對小一學生來說這可是大熬夜!);而林正英的殭屍道長更讓我回味再三,直到現在還是能守在電視前從頭到尾回顧一次;從大學開始瘋狂愛上鬼片、恐怖片、驚悚片,當時很愛誇口說百事達內「鬼」字頭的片子全都看過(ex.鬼鏡、鬼宅、鬼紅鞋、鬼提琴、鬼魅…),同學在旁邊嚇得哇哇叫,就讓我更投入劇情!

但市面上的恐怖片五花八門,每個國家都風格迥異,愛看血腥片的不一定愛看鬼片,敢看貞子爬來爬去的,卻可能被電鋸聲搞得發狂,這種過於刺激心靈的東西,還真不是隨便可看得。

首先不能錯過的就是日本鬼片。日本鬼片一定是又黑又直的長髮造型(不論是鬼水怪譚中的小女孩還是到處亂爬的女鬼),可能是半掩面,也可能是向前覆遮住全臉,除了蒼白得嚇人的臉,還有瞳孔很小眼白很多的嚇人大眼睛,衣服不是全白就是全紅。戲碼大多是某個女鬼受了冤屈或抱憾而終,最後突然有天發狂開始亂殺人,ex.咒怨中的加椰子和七夜怪談的貞子,死的人通常只是很倒楣的有點關聯,不小心住入鬼屋或是看了奇怪的錄影帶,接到自己打來的電話…,基本上時常嘲笑鬼長得很滑稽或是愛挑不合理劇情的人不適合看。

韓國的鬼片是接續日本鬼片威力的後起之秀,同樣是長髮、白衣,但妝容較不恐怖,也不像日本鬼一直嚇觀眾,而是著重於心靈層面的發展。在韓片中使壞的通常不是鬼(ex.靈異人形館、鬼魅、鬼提琴),劇情經過百轉千迴後,結局常嚇人一跳,也不覺得恐怖了,取而代之是有種對人性(嫉妒或貪欲)失望的落寞,不過也因為劇情轉折多,若是拍得不好,就會顯得陳悶、節奏慢,若是不能好好專心看電影的人,就不建議看韓國鬼片摟!

取代日本、韓國鬼片而起的,是泰國鬼片。其實一開始的《幽魂娜娜》和《三更》中的短篇,還是以泰國傳統舞蹈、戲劇發展,常讓人看得摸不清頭緒,直到《鬼影》、《邪降》、《嚇死鬼》,才讓人發現,泰國鬼片真的很不一樣呢!不僅劇情創意豐富,泰國鬼片更懂得讓人「若隱若現的看見鬼」(大家可好好看嚇死鬼一片),鬼魂的扮相也不再是飄來飄去的白衣女鬼,反而是給人有種纏住心頭的陰鬱感,尤其是以攝影、暗房為故事背景的《鬼影》,真的會讓人不敢進暗房好一陣子…,總之這時期的泰國電影仍處於走上坡的階段,非常值得期待。

香港的鬼片非常非常多元化,也最特殊的情況。例如楊采妮和吳奇隆的《電線杆有鬼》、《倩女幽魂》都是以浪漫的愛情故事為主,鬼不可怕,倒是有個壞妖怪再在壞。而著名的《陰陽路》系列總共拍了19集,有點恐怖,又有點搞笑,加上一點感人與社會寫實,是非常適合深夜窩在客廳看的無聊電影。而走驚悚路線的《見鬼》,大家都說很棒,但坦白說,我覺得一點也不恐怖,劇情也蠻老套的,反倒是小品《三更1、2》都結合了一點民間傳說,讓人發毛。
(雖然沒說到殭屍片,但這絕對是香港最成功的驚悚片喔!)

而歐美的鬼片以活屍居多,通常服裝凌亂充滿血跡,一副剛從泥巴中爬出來還順便咬了幾個人的模樣,不像東方的鬼,這些活屍通常事梅特別意義的殺人,大多是為了填飽肚子。除了活屍,還有突變人(不知道是否是針對核子武器發展的省司),例如我非常喜愛的《魔山》、《德州電鋸殺人狂》、《萬聖節系列》,這類的凶手一定都殺不死,主角們都會逃亡到覺得人生絕望,像這樣沒特別劇情的電影就只能靠很痛的殺人特效來彌補。最後還有一種最經典的情節,一群狂歡少年在某個小鎮、某個加油站、某個山區、某間房子,一個一個莫名奇妙的被殺死,這群少年一定有喝酒吸毒等壞習慣,是不是要藉此教訓這一代的青少年了,也許吧!

總之呢,歐美的恐怖片重點在於死得痛不痛,夠不夠驚嚇,後來衍伸出的驚悚片《奪魂鉅》、《恐怖旅舍》、《顫慄》就以此發揮得淋漓盡致了。

台灣的…就沒什麼好說了,不管是噱頭很大的《宅變》或《詭絲》都讓人看不下去,為什麼呢?總覺得步調很慢,又過於強調正面意義,就像是《雙瞳》最後的真愛不死,劇情分明不感人卻要用言語表達,讓人不耐。

沒想到會寫成一大篇的鬼片心得分享,就給想刺激一下的朋友參考吧!只是鬼片看太多還是會有副作用的,例如不敢去開壁櫥(天知道裡面有沒有躲個小孩),或是不敢看床底下—感覺會看到一雙眼睛,也不愛搭電梯,也不敢看大樓監視器的螢幕…其實,我還真膽小!

2 則留言:

01:26 提到...

你記得真清楚!
我倒是經常把不同電影的鬼橋段混在一起

秋天 提到...

同上 像幽魂娜娜
讓人想到最近的一部恐怖片《人頭蠱》
宅變讓人想到《庭院森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