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2月18日 星期二

食無海鮮,大口吃肉

以下這篇文章是一美國內陸居民的感受,若有誤請東西岸的幾點們指正。

我已經很久沒有嚐到海鮮的滋味了。今日交通發達,即使沒有靠海的州,超市冰櫃裡還是可以見到魚蝦蟹之類的東西,不過大多都經過調理,呈現紅通通的模樣。「來條吳郭魚」,台灣傳統市場中,魚販以熟練之姿快狠準從水槽中撈出一隻活的,在這裡幾乎看不到。要吃海鮮,只有冰凍或冷藏兩種選擇。

對於一個討厭熟魚的人(但是極愛生魚片),常萬分痛苦地將買來的生鮭魚切成適當大小,用洗手乳二次以上,蓋過處理魚肉後的腥味,然後全部丟入冷凍庫,作為日後的晚餐烤魚;在這裡的日本料理店還點了鮭魚飯,可見我多麼想念基隆港。

什麼黃魚、青衣、石斑,甚至我最害怕的白鯧魚,連個影都無。

除了魚類,我喜愛其他的海鮮。平時烹調義大利肉醬麵,硬要加入幾片冷凍花枝、或數隻冷凍蝦仁,不過怎麼煮都沒有那種鮮味。螃蟹這種東西,好像已經一年多沒有出現在我的胃裡。

嗯,廚藝很差,只好試試外食。幾次下來,調味品與香料的味道,完全佔據我的味蕾,在大蒜、起司、奶油、胡椒粉之下,是蝦是蟹都分不清。此外,烹調方法不是油炸就是烘烤,完全不符合我茹毛飲血、想吃鮮食的慾望。記得在一家專賣海鮮的餐廳,看到crab cake這道菜名,我完全鬼迷了心竅,以為是許多螃蟹層層疊,腦中的幻想,在侍者端上一盤炸餅之後灰飛湮滅,吃不到蟹,只有薯泥青豆和胡蘿蔔。

我只能到夢裡尋找清蒸鱈魚和大閘蟹。

一個朋友轉述美國人的話,吃不出海鮮的味道,才是這裡海鮮料理的著眼點。用盡各種方式絞爛、重口味、激情地烹調,就是要讓嘴裡沒有魚味。

也是,難怪阿兜仔對煎魚敬謝不敏。在英國居住的嬸嬸,剛去第一週就煎起家鄉味,讓鄰居聞味前來抗議,不能煎,要炸成他們著名的魚排,再配上一大籮薯條。我居住的宿舍常常有火災警報,因為又有某個亞洲人正澎派地煎著魚,那些熱情的煙觸動感應器,一下招來了兩車消防員破門而入。

不愛海鮮味,切開的牛排透著血水,卻能讓他們大口吃下,稱讚原味最棒。唉,不求日本築地的鮪魚赤身,請給我來盒章魚燒就好。

2 則留言:

方 提到...

好可愛的一篇文章喔,我好喜歡海鮮類產品,不過我大學離家之後,就不太常有吃活跳跳生猛海鮮類的機會了...

這是為何上次返台直奔台南土城大吃螃蟹

11:22 提到...

食無海鮮,肉也無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