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3月23日 星期日

【相信愛情】鱷魚放假了



「鱷魚放假了」,是小時童話書,故事描述,鱷魚阿雄每天載小鴨、青蛙及兔兒過河上課,鴨、蛙、兔把鱷魚當成理所當然,頤指氣使:「喂,阿雄,你游快一點好不好,我們上課要遲到了。」、「阿雄,你這樣我的書本都被噴濕了。」

有一天,阿雄遲到出現,鴨、蛙、兔說:「阿雄你怎麼這麼慢。」,阿雄說:「喔,我在放假」,後緩緩游走,隱沒水中,留下錯愕的鴨、蛙和兔,他們嘗試各種辦法,例如叫許多烏龜排在水中,然後跳過河,或用高射炮方式,希望向噴射子彈一樣飛過河,卻只是弄得全身濕漉漉,一點沒輒,他們筋疲力竭,望河興嘆地說:「如果阿雄在多好啊。」

又等了一會,遠處有個緩慢移動墨綠身影悠悠前進,鴨、蛙、兔異口同聲說:「咦,那不是阿雄嗎?阿雄-- 阿雄--」

三隻小動物跳上阿雄的背脊,鴨:「阿雄,你游得好穩喔。」,蛙:「阿雄,你游好直喔。」,兔:「你游得又快又好爺」

鴨:「阿雄,你不是在放假嗎?」阿雄慵懶地說:「哦,放假有時候也要工作,活動一下筋骨啊。」

p.s.題外話,無關文章,行筆至此,突然覺得阿雄的語氣很像某位大學同學。

這是深富涵義童話故事,借過河之名,實闡「知足常樂,珍惜所有」之義。

自己曾搞了個簽名檔,如下:
「我的鱷魚一直在放假,暗自決定,下次他回來時,要對他溫柔一點。」

後來,鱷魚在我及許多好友心中,有很多引申意,言外之意,廣泛運用在許多閑扯胡說當中: 有朋友靈機一動說:「鱷魚鱷魚永遠都不會是你的鱷魚。」,引申意為,勿在戀愛中迷失自己,你可能以為擁有一隻鱷魚,但他終究是一隻鱷魚,不一定會是「你的」鱷魚。

也有人說:「好怕被鱷魚丟在大西洋中央喲。」

如何跟鱷魚們相處呢,一是老梗,跟著真心走,不只跟著鱷魚走,二是多充實自己,最好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飛身過洋,或泳(勇)渡鱷魚潭,三是懂得珍惜當下,勿人在福中不知福,雖然難保鱷魚哪天咬你一口,四是,騎驢找馬最後只會騎驢難下,是要一隻鱷還是一隻鵝,是要腳踏車還是敞篷車?!

老朋友N小姐,跟著真心走,走了很多年都走不出來。可是,最近收到N一封信,她說:「當我有勇氣,回顧這些年來種種,一筆筆記下時,寫完後,就像折好一台紙船,輕輕蹲在清澈小溪旁,深吸一口氣,任船水流,並緩緩起身,看它遠行,在快消失前,轉身離開。」

N說,把迷戀的人的msn刪了,後來想加回來,加了一陣子,都加不回來,原來用錯方法,等真加回來,卻覺得可有可無了,也不再看星座版或瑪法達阿姨,漸漸,那個非他不可,突然煙消雲散。

終於放下,一段她稱為多半是自己想像的迷戀,一段虛無縹緲的感覺,我知道她決心放下了。她以前曾發驚人之語--如果結婚當天,這男孩出現,表示善意,她有8成機率悔婚,此番,讓我覺得N陷很深,但現在她說:就算這人再度出現,心裡也不起波瀾了,就是點頭之交罷了。

感情有時如此,哪個人先認真,先輸一半,一定想太多並且猜測對方心意,注意其一言一行,以為暗示什麼,以為話中有話,但那可能都是偶然,或別人一點小心機的曖昧或玩耍,太常在ptt鄉民文中,看到【求救】他這樣是有在乎我嗎?【請益】我該衝了嗎...、【秤牛】他吻了我,可是只把我當朋友。你問出這樣問題,表示開始在意,這個時候,就看你能不能把持住,心平氣和,看看對方搞什麼花樣,或者你決定放手一搏,先示弱認輸,這筆帳未來再算。

年紀大了一點,我發現跟著真心走,根本不知會走到哪去,真心一日七十二變。連自己都搞不清楚喜不喜歡對方,怎能控制另一人愛你衣帶漸寬終不悔。我們都可能喜歡上abcd,甲乙丙丁也可能喜歡我們,但是,好像沒有喜歡到天崩地裂、刻骨銘心,好像是一時的溫存,好像很難克服時空、距離、還有每天瞬息萬變的世界。

我再也無法責怪有的男生跟a示好,不到幾天又跟b出遊,他們心中也有很多不安及不確定吧,這樣慌亂資訊爆炸的時代,誰準備好要從一而終了呢,畢竟,一個正常的女孩,還是有可能用msn視窗與x,y,z都同時聊一下的。

莫文蔚的,愛,此歌:「你還記得嗎,記憶的炎夏,散落在風中的已蒸發,喧嘩的都已沙啞,...,我們學會許多說法,來掩飾不同傷疤...」

朋友說:「有時回去看歌詞,才終於知道這些歌為什麼這麼紅。」偏偏現代人,就會被作詞人的靡靡之音,揪住些痛處。

很贊同09:27說,談戀愛是一時興起,談感情則要學習負責,我們要好好想想什麼是--負責任。

《反省中》

4 則留言:

tradewind 提到...

我也有一套漢聲精選童話書,「鱷魚放假了」是最好玩的其中一本。

09:22 提到...

要一隻鵝還是一隻鱷?
i am so confused

方 提到...

或許我們需要的是一隻和平鴿~

士真 提到...

講得真好。我也看過這本書,但是小時候誰會想到可以把這隻鱷魚應用在詭譎多變的感情世界中?
這一陣子經歷一些感情上的大小地震,至今餘悸猶存。通常經歷過地震的人,下次遇到地震時要不是老神在在,就是尖叫著奪門而出衝得比誰都快。對於真的地震我是屬於後者,但對於感情上的地震我希望我是前者。: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