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4月17日 星期四

旁觀者

在剛入夜後的小公園,聽著朋友說感情上的事。一段尙陷在混沌不明階段的曖昧感情,讓他很傷神。

我鼓勵他勇往直前,失敗了也不後悔;但卻又立刻反悔,跟他說再觀望一陣子也可以;最後還是默默的說了一句「你決定比較重要」。感情這種事,太難說,我們只能當個很有分寸的旁觀者。

即使是最好的朋友,遇到感情,我們還是只能當個旁觀者,這是我越長越大學到的道理之一。可以給他安慰、陪他罵、和他一起開心,但都不能插手,或是自做主張的去干涉、去問些什麼、去傳些什麼話,或是給予評斷、給予意見。

覺得奇怪的是,若是家庭問題、工作上遇到難選的抉擇時,人皆能很有自覺得不去多說,畢竟家庭是私人生活,而工作會影響到長遠的職涯規劃,即便是朋友吵架反目,同群的友人也多裝傻不願多管,以免打壞關係,兩邊不討好。只有遇到「感情」,許多人就會覺得應該多多關心,多問些什麼,在情緒分享之際,還要再給點「回饋」。

為什麼呢?這是否代表著我們的感情生活,不屬於私人,而是該公開的生活面?

我們談感情時,朋友有責任踏進來替我們審視另一半的品格與德行嗎?有權利建議我們該離該分,該怎麼處理我們兩人自己的問題嗎?

坦白講,在感情/家庭/職場中,都是一樣的,人會看見自己想看的,說自己想說的,敘事時引導他人的想法,去營造出「自己才是對的」、「自己最無害」的保護形象。當朋友哭哭啼啼訴說時,我們聽到的只是一面,當朋友氣到抓狂怒罵時,我們還是只聽到一面,都不會是這場戀愛的全部。

當只摸到象腿時,你怎麼能說這隻象是白是黑是頭好象或壞象呢?

「什麼都不說,那不就顯得我很不夠朋友?」
「我最好的朋友那麼苦惱,我怎麼可以不管?」
「兩邊都是我的朋友,我有責任做些什麼!」

你錯了,你真的沒有責任、沒有義務、沒有權利去做些什麼?
他吵架了,代表他們有自己相處上的問題。
他分手了,代表他決定對方不是終生伴侶。
他苦惱疑惑,代表他們連自己想要什麼都不懂。
他決定老死不相往來,代表他就是不想見面了。

這場感情可能會影響到他的全盤生活,可能就此決定他未來的終生伴侶,當然也可能只是玩玩,過了幾個月幾年就算了,但這就是他的人生。

就算我覺得你的另一半,又壞又遜又討厭,我還是會說他對你好就好,相信除了你平常抱怨的,你們一定更多快樂的事,才能繼續走下去。

我這麼說沒錯吧!

畢竟我們什麼都不知道,
不是你的男友你的女友,你所心煩愁苦的人,
我們只是坐在你旁邊聽你說話的人而已,
只是你的生活的旁觀者而已。



--
以上是我的生活有感。

2 則留言:

方 提到...

瞎子摸象被廣泛運用在各個地方爺,
全球化的教科書前面幾頁也畫一隻大象,(我的留言可謂風馬牛不相及。)
09:27不要再逼大家嫁給10:10了,一則輪不到我們,號碼牌發罄,二則他是大家baby的榮譽乾爹。

11:22 提到...

朋友不只是旁觀者啦,他們的意見真的很重要,是我一年來有感。有時真的旁觀者清,當局者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