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10月25日 星期四

拜拜

本月主題很難寫。小時候在家亂翻農民曆算自己幾兩重,印象中得到平凡中庸的數字,不過重也不過輕,沒辦法過大富大貴神仙日子,也沒有跟另個世界的隔閡很薄,沒有什麼靈異經驗。


不過,即使過著缺少靈性缺少神異的日子,我從小拿香恭敬地拜拜。就算不清楚拜什麼,還是誠心誠意握三枝冒煙的細香長大。小時家中某面牆壁掛一小神龕,木質雕花小閣,裡面(好像)恭奉土地公,神仙穩坐神龕深處,對孩子來說又略高,臉看不清楚,但我知道每天早晚要燃三柱香。幾次搬家後,土地公被請奉到附近土地廟,因為奶奶家的媽祖要請到我家來。從那時起,發生更多次搬家,媽祖都跟著我們,我們也都仔細跟著媽祖,每次移動都請專人移神。

這暑假我在家,早上起床後要給媽祖點香,傍晚我在看派對達人時也要點香。因為母親很愛叫我點香,但她每天都對我插香的深淺、方位的歪直有意見。早晚點香,對媽祖說的話會隨時間轉變,但大同小異,先替身邊最親近的人順序點名祝福,然後說自己的願望。一天可以說上兩回願望,就算是重覆相同的祝願辭,也可以算奢侈,不用等吹蠟燭,每天都可以說兩次。

不只家中媽祖,有各種日子要拜神(也祭鬼),擺祭物焚金紙。我日子過得很混沌,24年來仍沒有完全弄清楚母親這種以年為單位重覆的儀式。年覆年,從跨新年的那場拜天公到又一場新年拜天公,穿插各種大小儀式重覆上演,我一再準備米來插香,還是不知道什麼時間拜什麼,用什麼拜,長方形的、細長的、超大張的、還是最常見的四方金?

要拜時我就誠心拜,但從來沒有認真去學去記這些家庭祭拜儀式。以後要消失了?對我來說,這些儀式真的只能在「家」舉行,因為家是穩固安定的,季節循環,祭拜的神祇也依序循環,這種傳統的力量,使每個尚未涉足的新時間都有熟悉感,有安身立命的基礎點,才能在家祭神。這跟在廟宇拜拜是大大不同的。

...說著說著,我自覺這種拿香拜拜不是宗教,像有宗教行為但沒有宗教意識,難以定位,沒有詞彙去形容。不過這確實是我對另一個(或兩個…)世界的想像方法...

4 則留言:

01:26 提到...

把中國鬼西洋鬼專題寫成拜拜了,
上星期未準時交稿,愧疚到不行

fang 提到...

本月主題真的有點難...

哈不過我也知道你上周沒準時
we are keeping an eye on you.
@

annatto 提到...

還記得大四時老師們的趣味遊戲,張寶芳一直不肯拿拖鞋擲筊,還是我替他擲的~洋人規矩有點多...

08:12 提到...

我也覺得很難寫,不知是哪個豬腦袋想出來,所以遲遲不願交稿。
但01:26寫得有趣,這想必是很多人兒時集體記憶的一環,閉上眼,我還記得拜拜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