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7月28日 星期一

《Middlemarch》:十九世紀的英式幽默

喬治‧艾略特(George Eliot)的經典作品Middlemarch中文大多譯為《米德鎮的春天》或《米德爾馬契》,曾經拍成電影與影集,公視播出的迷你影集系列就有BBC版本。

可惜的是,不論是影集或電影我都還沒看過,據稱影集版於英國推出時大受好評。影集還好,但光用想像,就知道拍成一百分鐘左右的電影版,該有多麼吃力不討好。《米德爾馬契》與多數維多利亞小說一樣,人物多、細節繁、篇幅長,精彩高潮不斷,是十九世紀的長篇紙上連續劇,電影版應該會像把落落長的《背叛愛情》剪成九十分鐘版,雅梨瑩也許就不雅梨瑩了。但也許也會不錯看,另有一番風味。

吳爾芙(Virginia Woolf)曾說《米德爾馬契》是「英文小說中,難得一見寫給成年人看的難得小說」(one of the few English novels written for grown-up people)。可以想見,這句話的廣告力與殺傷力同樣深刻。推崇喬治‧艾略特之餘,還很大膽地嫌棄很多小說都不適合成人看,換句話說是幼稚。當然,這句話的意思不是說《米德爾馬契》很成人很色情,相反的,整本小說強調純潔真誠的人際聯繫與愛情,真誠到讓人動容。

簡單的說,故事主線可簡化為三到四對愛情故事,小情小愛之餘,事涉權力金錢鬥爭與道德掙扎。其中一對小角色,若用現在討論電視劇的名詞來說,該屬於男三與女三(第三男主角與第三女主角),不算是最重要的角色,但是是我最喜歡的一段劇情。他們的愛情故事屬於兩小無猜型,關於中產階級紈绔公子與勞動階級務實姑娘,經過小小考驗,最終如何有美好的結局。關於這段感情,艾略特最後拿Victor HugoL'Homme qui rit的一段話作為其章節的引辭:

“The heart is saturated with love as with a divine salt which preserves it; hence the inviolable attachment of those who have loved each other from the dawn of life, and the freshness of old loves which still endure. There is such a thing as the embalming of love. Daphnis and Chloë become Philemon and Baucis. This, then, is old age: a resemblance of evening to the dawn.”(法譯英)

男三與女三相對於主要主角,志向不若那般偉大,情操也不夠戲劇性,但我自己的感覺是,作者也很喜歡這對小情人,幾乎是在結局篇給予長篇幅的祝福。(我寫這一段引用的引用的原因是因為...當時我看到時,覺得很適合以後拿來當某人的婚禮祝福,就記在便條紙上,現在順手就引用這段)

二十世紀小說會讓人驚喜,但維多利亞小說更接近我的胃口,也許與我習慣看影集日韓劇有關係。傳統小說的敘訴手法,全知觀點娓娓道來,對所有角色的缺陷與錯誤決擇冷嘲熱諷,但其實更強調人性的溫暖與高貴。

十九世紀是中產階級文化全勝時期,不上不下才是最難以維持的平衡。日常生活裡,不論經濟、道德或行為實踐上,逾跼或墮落的關鍵一刻,都是最不經意時到來,輕而易舉就悔不當初,脫軌失足。因此,維多利亞小說更接近我的胃口,雖然不全是喜劇,但殘忍與救贖大多並存,這種樂觀與溫情是我著迷的。

最後,根據紀錄,喬治‧艾略特的生日也是1122,可能是這樣,我第一次看她的作品就覺得愛上她了…

*維基百科寫George Eliot:http://en.wikipedia.org/wiki/George_Eliot

2 則留言:

方 提到...

小寶貝,天啊, Eliot生日1122嗎,我今天才看到,

我只知道JF Kennedy總統遇刺那天也是1122!!!

1122 提到...

很喜歡這種文學評析的文章,0126多寫一點啦,順便介紹你面目可憎的好同學幾本好書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