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7月8日 星期三

國際新聞短波 之 流浪的總統




宏都拉斯總統賽拉亞最近輾轉流徙,他堅持舉辦被裁定違憲的公投,藉此改變總統選舉制度讓他得以競選連任。但他因為不顧法院裁決,執意舉行公投,最後竟然在睡夢中被軍人叫醒, 還穿著睡衣就被駕上飛機流放到哥斯大黎加,展開他總統任內的漫漫“長假“,四處周遊列國尋求支援。

雖然賽拉亞被驅逐出國,但他的前景可比臨時政府的代理總統米切萊蒂來的光明。不但美國幫忙他,奧巴馬不承認臨時政府,希拉里還私下與他會晤,聯合國聲援他,全體會員國譴責不合法的政變行為,連一向鬆散的美洲國際組織都祭出大法,要求宏國三天內恢復其總統職位,並且威脅解除宏國的會員資格。這十天來賽拉亞的行程滿檔,不但與美洲國家領導人會晤,前往聯合國發表講話,還到巴拿馬參加總統就職典禮與台灣的小馬哥比鄰而坐,增加了小馬哥在國際媒體間的曝光機會。

發展中國家的政治情勢瞬息萬變,一夜之間政府就可以改頭換面,政府員工一覺醒來老闆就換了人。除了宏都拉斯之外,尼日尔總統日前也因為要舉行違憲公投改變總統任期而鬧的沸沸揚揚,看來當總統的滋味相當美妙,下台前總要放手一搏。

國際社會的輿論一面倒向賽拉亞,並不是因為他總統任期中政績卓越或領導英明,而是基於根本的法治問題。憲法法院因為總統不合法舉行公投,就下令軍人羈押他並且流放國外,這可能不合法律程序。其他國家擔憂“軍事政變“在美洲國家捲土重來,也強烈譴責。一些宏國民眾表示,賽拉亞是人民選出的總統,應該讓他完成任期。然而很多臨時政府的支持民眾擔心的是,近來和委內瑞拉總統走的很近的賽拉亞傾向左派,想讓宏國也成為社會主義國家,所以也有成千上萬的人民走向街頭,表達對臨時政府的支持,並且認為賽拉亞下台是符合法律的。

整個“政變“事件不禁讓我懷疑,當總統違反憲法時,誰能制裁他?當憲法法院制止總統舉行公投,而總統卻在深夜和支持者前往空軍基地拿走投票工具時,法院,或是其他制衡機構可以怎麼做?如果總統是個無賴流氓,我行我素,所謂的法律能及時對總統施以制裁嗎?宏國法律規定,總統選舉一任四年,不得連選連任,賽拉亞想改變總統任期得以連任是合理的想法,畢竟四年的執政時間很難對國家發展做出變化。但是除了執意舉行公投,還有其他方式可以改變現有體制嗎?

成長在一個民主轉型的國家,我們可以從宏國的事件找到一些相似點,但身為局外人,還是難以掌握宏國人民的心聲。

1 則留言:

Robert 提到...

07/23/2009妳的"記得我的小豬撲滿"中談到"我想起小時候有好多塑膠小豬撲滿,最愛聽到丟進一元,五元,十元的銅板時發出的聲音....." 因為本人正在發展一個關於豬撲滿的事業希望在每個產品包裝裡也附上一或兩篇有關的故事......如果你方便我先寄照片供參考並進一步的詳述說明當然我也希望能寄樣品到妳指定的地點!
我的聯絡網址:chenrbt@yahoo.com
萬一妳收到樣品後覺得不適合也不介意的 !
謝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