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3日 星期四

風災之後...

小的時候,總是希望颱風來勢兇兇,最好連續放兩天假。雖然現在也會期待從天而降的假期,但總希望是風聲大雨點小,讓我們放天假吹吹風,但可別傷了農民的菜,別毀了同胞的家園。但這次看風災的新聞,已讓我暈頭轉向,南台處處傳出災情,大水來的快,沖毀了橋,淹沒了住宅,被疏散的居民,被困的受難者...我相信淑婷說的,我只是幸運,很僥倖地逃過這些,我既不比別人善良,也不比別人賣力工作,我只是幸運,現在沒有受到這些苦。

看到這麼多災難,人的意志會不會越來越脆弱?

我相信祈禱天佑台灣的人,是發現自然環境可愛與無情的雙面。穩定時,她賜予我們一切生活所需,讓我們在好山好水中徜徉。無情時,那風阿那雨,那無情的地震,可以摧毀我們所努力的一切。我們所處的台灣在地震帶上,出奇不意的一震雖已多見不怪,但都提醒島民的生活時時刻刻在風險之中。每逢夏秋之交,熱氣團帶來的風雨,有足以摧毀一切的力量,這大大小小的風災中,我們都有了經驗。我們的生活,是建立在如此脆弱的根基之上。

從前的人說,人定勝天。但人為何要與老天對戰呢?是為了種植出穀物,為了安家,必須面對自然環境的挑戰。然而若是風雨無情,即連平地上一房謙遜小屋都能吹垮。我們能做的已經夠多了,而我們又更貪婪。我們要抓地不牢的果樹,我們要挑戰天險的建設,我們有雄心大略的計畫,卻忘記了人無法戰勝天,人只能和自然和平共處。我們的方向,應該是盡快找到平衡點,永續經營我們的家園土地,否則天災頻繁,而土地的復原力及承受力只會越來越低。

至於讓自然環境日益險惡的氣候變遷,更有讓人無力的感嘆。台灣這蕞爾小島,能做出的決策有限,影響也有限。我們的未來掌握在八大國,或二十國集團領導人的手中,他們為了國家競爭力,可能拒絕簽訂任何實質影響國家廢氣排放量的限定。身為島國國民的我們,面對急劇變化的氣候,上升的海平面,承受的傷害會比其他國家更為嚴重。我們所面臨的困境,將是我們憑一國之力都無法解決的。

賽珍珠的大地裡,描述了農民面對乾旱,蝗蟲來襲的無奈與卑微。然而可幸的是王龍與阿蘭還有土地,一切便可以重新開始。風災之後,我們還可以重整家園,只是這次一定要認清我們所居處的環境,已經無法負荷我們過度的開發與傷害。最後,身為一個海外遊蕩的台灣人,我還是想認真的祈禱天佑台灣,風調雨順。

P.S. 已經請媽媽先幫我捐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