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3日 星期五

作環保,你丟我搶

搬家讓家裡多了很多大紙箱,母親笑說:「現在1斤3元!紙類很有價,不像以前只算幾毛錢。」

才剛說沒幾天,報紙就大作這條垃圾變黃金的新聞。據報,現在在台灣,資源回收是搶著做、偷著搬,才剛擺在門口,回頭就有人收走了,根本不用擔心搬家或裝潢時,還要苦等資源回收隊,或揹上破壞市容的罪名。還有資源回收的婆婆,因為搶著回收大起口角!

看了新聞,讓我想起,去年約當此時,我們在永和搬家,只是短距離的移動,但因為一開始承諾房東,用過的傢俱會幫她清走,只留空屋給她,所以臨搬走時,打電話給台北縣資源回收清潔隊,想跟他們約時間收走老舊的床跟木頭衣櫃。

不想,打去後,話筒彼方懶洋洋女聲說,正值搬家旺季,想收走,至少要等兩三個星期後。「很多人在排隊,你留個電話,我們會連絡你。」當下怔怔,輕聲請她了解,我們租屋在外,若延遲交屋,要負擔新舊雙租。她不置可否,說聲「愛莫能助」,無反應,我只好乖乖掛電話。好像領到沒號碼的號碼牌一樣。

只好跟一旁的室友講,其中一位素來敢怒敢言的室友大罵官僚,說效率會不會太低了?那些人領了納稅錢,卻讓有心做環保的人苦等?法規要這麼規定,卻又無力負擔即時清走搬家季汰換的大型傢俱?哪叫無處擺的人,就擺在路邊兩個星期嗎?

愈說著愈為效率不彰生氣。她說,在北市搬家,只要一通電話,回收人員會請住戶先將不要的傢俱放路邊,大概當晚就能收走,相較之下,北縣的敷衍與牛步讓人氣結。

才說著,她拿起電話回播,義正嚴詞得讓對方不敢自己敷衍,只好請出層級較高的長官敷衍。語氣態度是客氣了,但時間還是沒提前,因為無奈原訂的出車時間就不多,人力又不足…。當下感到,服務不周果真是公家機關的權利與特色。

最後,還是請房東解決,畢竟我們只是口頭應承,而屋子不是自己的。打掃清潔後,我們迫不及待搬離那兒了。不知,假如我們真的把那些傢俱丟在外面,其實很多人搶著要撿去?是不是因為這樣,所以回收隊能輕忽以待,不需勞動他們,一旁自然有民眾效勞,搶著要搬?

其實,那時隱隱約約已能感到,在城市裡,資源回收像個安靜的爭奪戰。當時不只傢俱,我們還清出很多疊舊報紙、傳單以及寶特瓶等,雖然只是賃居一年,哪裡來這麼多紙類我也很驚訝。

我們想,乾脆請在垃圾車前導的阿婆來,她應該會很樂意。她像自營資源回收的散戶,藉著走在垃圾車與資源回收車前面,有效地蒐集可回收資源,從事回收的阿婆或阿伯大多只跟手推車為伴,上面層層疊疊落著壓扁的鐵鋁罐、寶特瓶、紙類等。當然,看到的不一定都是同個人,有時,垃圾車前後就跟了兩、三個不同的人,急急趕著,要不然都被快一步的給截走了。

不只資源回收的阿婆分秒必爭,丟垃圾的人也很緊張。在永和〈不知道其他地方是否也是〉倒垃圾經常是刻不容緩的急迫。追垃圾車時,經常會誤會是自己這一大家子垃圾囤積太多,兩手各擎兩袋還來不及顧到後頭落單的那一袋時,車子已經蠢蠢欲動,打算就此下次再來。

我們當場攔下一個阿婆,跟她說,我們有很多紙類跟寶特瓶,若她要的話,希望她能一次用推車載走。雖然趕時間,她馬上掏出紙筆,要我們寫下地址,說晚點去收,接著她幾乎是要邊走邊回頭地叮囑我們:「麥放在外面,別人誒拿去〈不要放在外面,別人會收走〉!」她的認真,讓我們要相信家裡那些資源分類是奇貨可居的搶手貨。我們視為負擔的東西,其實也能換得白花花的銀兩,或至少飲料再來一瓶。

對金錢的衡量,人各有異,她比我們更需要這些資源回收,不管是為了金錢或是環保,她都比我們更知道「物與人」之間的關係。我們只是想圖個方便。而當資源回收秤斤論兩的價錢都提高了,表示原物料價漲嚴重,就像動不動就有人偷拔鐵窗鋁門、偷挖青銅蔣公銅像、偷掀走水溝蓋的新聞一樣。

從以前,我母親就會將我們家的紙類拿去秤斤賣掉,從課本講義考試卷到廢棄紙箱,倒不是真的很需要那幾塊錢,而是她對身邊物資的尊重愛惜,知道就算丟掉,它們都還是有用的。

6 則留言:

11:22 提到...

so impressive~! such a creative and refreshing topic...

住在永和潮濕陰暗房間時,也給阿婆抄過好多次住址哩。倒是寫不出如此細膩文張紀念。

提到...

前陣子在中壢外出吃飯時, 也發現到這種特殊的現象--總有人搶在資源回收車前, 捷足先登--想不到現在資源回收這麼熱門, 真的是始料未及!

09:27 提到...

我在萬華也見過好多回收車前的阿婆(的確是會爭執呢!),反倒是在新莊,每個社區幾乎都停著一輛回收三輪車,主人也不在車前顧,巷子的人都會直接放在他車上,也沒人來偷或搶,算是社區的專用回收車,大家都忠心的很。

資源回收的效益有時很驚人,那輛回收車的阿伯,將老婆和2個兒子都送到美國移民了。

p.s.身為北縣人,我也很羨慕北市的效益很高,但很不喜北市人在北縣以此為標準,畢竟資源數量大大大大不同。

0927" 提到...

想到遙遠的高中時代,常有位俗稱「關之琳」的「罐仔林」阿婆,最愛逕自打斷上課,提著透明塑膠袋,走進教室,將所有資源搜括一空,拿去賣錢,聽說那時他已賺到三棟透天厝,想必他轄區應該滿大的。

YK 提到...

上個月搬家時,不過是一趟車載不完,先將桌椅擺在門外(我們住一樓,門開著呢)。過了不久,留守的室友打電話來說,鋁桌被搬上車子準備載走。室友連忙大聲喊住,收貨的阿伯還假裝耳背...發動車子就準備落跑..追上去之後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放回原地。

同事說他搬家的時候,冰箱由五樓搬到一樓,準備搬第二趟下來時,冰箱已經不見。

搬個家也心驚膽戰的,回頭一個不小心,還堪用的東西就被「回收」走了,當資源回收變成這個樣子,真的只能搖搖頭。

05:01 提到...

高中時,我莫名奇妙被選為班上環保股長,要負責整理紙張飲料瓶鐵鋁罐等,其中最大宗的熱食部的餐盒,處理不好不僅有異味還會孳生小強。

平常沒事還要在班上貼標語,鼓舞大家多多資源回收。當初環保股長便是為了提倡環保風氣而設立的,現在大大不同了。不管背景為何,大家搶著做回收總是好事,光這點,小小台灣就贏過美帝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