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8月19日 星期日

王子麵

歷史上的今天:不重要。

歷史上的今天(農曆):為了慶祝歷史上的今天,在歷史上的昨天,我通常會策劃某種活動以資慶祝,先前通常會進行以下對話:
「明天有空喔?」
「我知道你有空。」
「唉,你也有空吧?」
「哈,是啊。就降,明天要去哪玩?」

前年,如上。再前年,如上。前前前年,如上。前前前前年…….

今天是七夕。

約莫是從高中開始的,知道在七夕/或西洋情人節的前夕,打電話給最要好的一群朋友,相約出遊同樂。最初只是想要找人一起作伴,超脫於舉城瘋狂的風花雪月之外,(也許是被迫)眾人皆醉我獨醒。到後來,就這麼由默契、習慣,變成了制約,如同母親節知道要懂得打電話回家說:「媽,我XX啦,我現在很好…」,這個實質上的「好友節」,也讓畢業後各奔前程的我們,多了一個拉回彼此的原點。

哪有一種好友相見,最後會以「希望明年大家不要再相聚」作結的?如果哪一天,某個人突然沒空了,其他的人想必也只會欣慰祝福,沒有任何怨懟。只可惜,完全重複的對白,總是年年再演一回。帶點微微的心酸和自嘲,青春就這樣流逝,哭哭。

大四時,修了一堂大熱門通識「中國古典情詩欣賞」。幸運選上時很開心,沒想到第一堂課,老師說:「我很高興看到選課的同學都是高年級的,愛情是今古相通的,是人生影響你極重的一部分,我希望同學在這堂課中,能讀讀古人的心情,也分享彼此的愛情經歷。大三大四的學生應該會有很多經驗,讓大家相互學習吧。」

囧,我只有傻眼,然後羞慚地不知道該縮到哪邊牆角去。往後在課上,每每看著阿蘇侃侃而談談笑風生,我就頗有虛度光陰之感,嗚呼哀哉。

到底我大學四年在幹麼啊?來,90401001、90401007、90401035、90401054(現已除役)、90401064、90401071,哩供跨買。

大學總結只有學業一門學分修的十足十,與不用揪團終年一起的狐群狗黨囊螢窗下琢磨四載。大一忙適應大學,大二忙大學報與吃到飽,大三忙創造力與輔系,大四忙茫茫前途與修口德造口業。疲倦的時候、新聞線索找不到的時候、人生不知所措的時候,Jour65隨時上傳院下新聞館,休戚與共拱腹相隨。

我雖始終無幸可享受紅豆湯圓特別服務的滋味,但也品味了大學報降版後,半夜一點走過道南橋,一團人擠進店裡,逼著將要打烊卻天降不速之客的店家重新亮燈點起爐火,看著小火鍋在嘻笑話語中沸騰的充實溫馨。酒足飯飽之際,原途遣返,那段路上世界只剩下我們,卻沒有半點寂寞。

更何況,將期待繫於他人之上,而後患得患失,務正業不得,這種事情對我來說還是太過冒險。孜孜矻矻但求飽足,豈容得下也許只能瞬間的絢爛。有道是:給我王子,倒不如王子麵。(嗯?千秋王子?那就另當別論。)

我們明年見。


2 則留言:

方 提到...

這篇超級有創意,好可愛。
我也要吃王子麵

11:22 提到...

「下雨天,留客天,天留我不留」
「下雨天,留言天,天留我不?留」

哈,好像有些事不是說行就行,不過倒是也像陣陣龍捲風。

都忘了歷史上的今天做啥去了,好像是跟家人吃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