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9月17日 星期一

吾愛吾師


我從小對老師又敬又怕,小學和國中老師在我心裡留下權威的形象,不是因為他們可以同時敎國文、數學、社會外加當導師,而是藤條加怒罵,讓我時時謹惕要和老師保持距離。《窗邊的小荳荳》裡黑柳徹子和小林校長的師生情誼讓我嚮往,這本書我看了好幾遍,都背熟在我的腦袋瓜裡了,卻不可能發生在我的童年。



上了高中後,因為校風自由,老師不再隨時緊迫釘人,追查寫講義進度或逞罰學生的夢靨消散,取而代之的是理性的教育和溫馨的關懷。事後回想高中學習時光,發現自己直到十五、六歲後才意識到自己是獨立的個體,我自重自愛,師長也能給我相對的尊重,不用再戰戰兢兢、隨時害怕老師課堂上的當眾責備。



大學老師是最讓我難忘的。我想政大新聞系畢業的學生都會懷念系上老師,像是秋天走在陽光下,我會突然想起哪一個午后老師研究室裡的談話,是知識上的,也是人生上的教育。還記得大三時做新聞館整修落成的紀念特刊,訪問了好幾位退休教授,覺得如沐春風,看到了當年新聞記者的風骨及道德典範。



不管是德高望重的、嚴格嚴肅的、俏皮可愛的或是熱愛八卦的老師,全都為大學四年生活添加許多色彩。來到美國念書後,不知道是自己刻意逃避的關係,還是實際情形如此,時常覺得教授與學生之間不似台灣親近,而有種疏離感。也許是自己對語言的掌握沒有自信,總是不敢和老師親近。所以剛到美國,總是對從前系上的老師特別懷念,也想念四年來亦師亦友的情感。

2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有人說國中生是沒有理智的時期,當然那是"言過其實"。
不過總是有學生就是會無法在課堂上安靜上課,總是要違反秩序,干擾他人學習的專注。這時只能狠下心來建立權威!

我相信若學生可以聽從勸告,沒有一個老師會想用權威的方式。

這是親身體驗!

巧克力 提到...

我也很喜歡這些老師!
做畢業光碟的時候,有機會一一訪問老師,
才發現,原來吾師也是很愛吾們的喔!